四十岁的《科幻世界》,期待一个怎样的未来?

四十岁的《科幻世界》,期待一个怎样的未来?
2019年05月04日 08:21 极客公园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体验各领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

  对于这家刚刚摆脱体制多年束缚的传统杂志社来说,新的一轮挑战才刚刚开始。

  很多人重新想起了《科幻世界》。《流浪地球》上映两个多月后,《科幻世界》副总编拉兹向极客公园谈起了这部中国科幻里程碑之作给杂志社带来的影响,心情依然欣喜。

  乘着小破球的东风,首发刘慈欣同名小说的《科幻世界》杂志,在创刊四十周年的当口,意外收获一波打破了小众科幻文化次元壁的流量。被科幻热潮笼罩的猪年春节期间,科幻世界一词的百度搜索热度,达到了自 2011 年以来的历史最高峰值,是 2015 年 8 月《三体》获雨果奖时的近两倍。

  曾将《科幻世界》视作精神食粮的科幻迷们,激动地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一本又一本刊载《流浪地球》小说的 2000 年陈年杂志,感慨出身四川盆地、却又是中国科幻多年来唯一高地的《科幻世界》,终于以前所未有的存在感走入大众视野,终于熬出头了。

  随之一道广为传播的,还有《科幻世界》40 年来所经历的困苦与荣光:1979 年以《科学文艺》之名起家,几年之后便遭到清除精神污染运动的打击,先后更名为《奇谈》与《科幻世界》,在 1999 年《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的高考作文撞题事件后,达到每月近 40 万册的发行量巅峰,此后单月销量逐渐回落到十万本的小众刊物常态,又在 2010 年后接连发生两次倒社事件。。。。。。 改革开放后由《科幻世界》所撑起半边天的中国科幻史,一时成为谈资。

  但不太悦耳的警醒声音也同时出现。《流浪地球》上映后的第二天,《四川日报》便发文称,《流浪地球》的成功或标志着全国科幻产业的新一轮转型,国内科幻产业正从文学时代进入到电影时代,然而《科幻世界》仍还是在坚守最传统的科幻文学领域。

  产值 2000 万已是极限。这是《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口中,依靠期刊杂志为核心利润运作的杂志社所能触碰到的天花板。而历时四年打磨的《流浪地球》,在短短两个多月里所取得的,却是接近 50 亿人民币的票房收入,此外还以一己之力带动周边经济高涨,系列衍生品在众筹平台上线首日便突破了 330 万元的众筹金额,相关图书的销量也大为提振。

  中国科幻再次来到变局时刻。大众化属性强烈的科幻影视作品,正在凭借其强大的吸金能力步入聚光灯之下,成为资本市场和普罗大众眼中的香饽饽,挑战着产业链上游文学出版机构浸淫多年所换来的核心地位。作为中国最老牌的科幻出版机构,《科幻世界》首当其冲。

  在纸媒颓势的年代迎战新生势力,这本顶着世界发行量最大光环的科幻杂志,该如何让自己继续屹立于高地?位于四川省科协大楼 6 层的杂志社里,一场关于转型路径的探索,正在悄然展开。

  整体来说,我们的规划是发展成一个《科幻世界》的文化传媒集团。拉兹告诉极客公园,《科幻世界》在 2018 年 12 月正式完成了转企改制,从四川省科协直属事业单位转型成了国有独资企业,可以更加灵活地开展经营活动和资本运作,将从版权、出版和活动等方面来拓展业务形态,版权的交易开发会是接下来的重点方向,但出版永远会是核心。此外,由《科幻世界》所发起的科幻文旅项目成都科幻城也正在被当地政府重点推进当中。

  而在姚海军看来,科幻产业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科幻世界》需要在新环境中找到新的定位,在变局中担当中坚力量。

人们幻想的未来城市〡站酷海洛人们幻想的未来城市〡站酷海洛

  坚守出版的意义

  2019 年 1 月,《流浪地球》上映前夕,《科幻世界》图书部提出了策划制作同名短篇集的想法。

  杂志社很快便从《流浪地球》片方手中拿下授权,并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完成了所有设计工作和出版准备。打着电影官方授权的旗号,这本匆匆上市的新书,在 10 天时间就销售了 2 万册,至今仍在电商平台上处于科幻作品热销榜单前列。

  这是《科幻世界》编辑部的新常态。在实体销售终端大量减少与互联网化的大环境下,依托电商平台的图书出版给《科幻世界》杂志社带来的利润收益,已经超过了杂志本身。

  2013 年才成立的图书部,也因此成为了《科幻世界》人最多且编制最齐全的的部门。而在以前,图书出版都是由期刊的编辑兼职来完成的。拉兹说:当时有个时间节点是《三体 3》的上市出版,靠杂志的编辑已经支撑不下来了,需要有编辑来专门做。图书一年出三十多本书,再加上一些再版的,加印的,其实远远超过期刊编辑的工作量。。

  百万册销量的《三体》系列,带来的是上亿的书籍销售产值。《科幻世界》因期刊销量没落而陷入的亏损局面,慢慢得以扭转,也标志着《科幻世界》从杂志时代步入畅销书时代。

  我们杂志社旁边玉林东路上的那个小报刊亭,早期是进《科幻世界》的,现在就连离《科幻世界》这么近的摊店都没在卖了。拉兹感慨道。尽管如此,杂志社目前仍在坚持出版《科幻世界》、《科幻世界译文版》等四本期刊,月发行量约在 15 万册左右。

  和影视开发等下游产业相比,科幻出版并不是一个十分有钱途的领域。科幻文化是个大市场,但是科幻出版始终是小众的,哪怕有更多的畅销书出来,依然是个小众的文化。拉兹说。去年 12 月举行的 2018 中国科幻大会上,南方科技大学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发布了一份《2018 中国科幻产业报告》。报告指出,在 2017 年 1 月到 2018 年 6 月的这段时间里,中国科幻产业产值达到近 240 亿元,这其中,阅读市场的占比仅有 6%。

  赚不了大钱的出版,却是《科幻世界》无法舍弃的立命之本。《科幻世界》社长刘成树认为,科幻产业内容为王的基础没有变。拉兹也向极客公园表示,《科幻世界》的优势是出版,对未来的发展规划,核心依然是出版,而出版的核心,则是越来越不赚钱的杂志:杂志是真正培养人的,培养作家,也培养读者。对我们来说,我们还是希望更多地保有作者文学创作的空间,在文化和商业之间取得平衡。早期《科幻世界》的问题在于不做商业,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你不能太商业了。

  姚海军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则是称:中国科幻产业的利润中心随着产业的进化升级不断向下游转移,文学创作是科幻产业链里最上游最基础的一环——由杂志培养新人,靠畅销书获取更大影响力,靠影视突破传统范围收割更多经济价值,靠游戏动漫等周边更加丰富表现形式。科幻杂志虽不是整个产业链的核心利润,但却是核心灵魂,其地位在未来是不可替代的。

  将文学创作视作科幻产业源头活水的认知下,《科幻世界》想要让行业摆脱科幻作者太少、精品力作缺乏的桎梏。姚海军曾在 2015 年 9 月的一场活动上表示,刘慈欣的《三体》打开了中国科幻的突破口以后,我们突然发现后面的兵力很有限、也很微弱,年轻的作家队伍规模有限,能创作长篇的更是屈指可数。这就是中国科幻的现实。

  拉兹称,《科幻世界》已经提出了一个双百培训计划,希望用 3 到 5 年的时间,培养出 100 名科幻创作人员和 100 名的产业人员。这个市场是我们开垦下来的,和带小孩一样,别人可以突然过来直接摘下果子,但我们还是得脚踏实地地去做。看他们赚钱,我们也很眼馋,但还是要面对现实,再用 10 年甚至 30 年,去培养下一个刘慈欣王靖康。

经典的科幻场景——赛博朋克风的夜晚街头〡站酷海洛经典的科幻场景——赛博朋克风的夜晚街头〡站酷海洛

  慢半拍地追热潮

  在表态会坚持出版为主业以期能培养出下一个刘慈欣的同时,拉兹话锋一转道:追风潮我们肯定要追,毕竟这个赚钱嘛。

  为了赚钱,《科幻世界》在 2018 年成立了版权部和 IP 运营中心,前者专门负责版权的管理,后者专门做版权开发。一个是朝家里收东西,签很多作品,做运营维护。另外一个就是负责开发,目前来说有一定的成果了。

  拉兹将两个独立版权部门的成立,称为是亡羊补牢之举。这几年也是被市场刺激,早期不管是流浪地球还是三体,包括其他的一些作品,我们当时在版权上面都没有特别的关注,所以很多后期的整个开发版权版权就流失掉了,像《三体》电影的版权、《流浪地球》的影视版权。流失掉之后,杂志社也特别重视版权了,拉兹向极客公园透露,对于现在的很多投稿作品,《科幻世界》基本上都会签下代理版权,未来这个版权开发的收益,是我们非常希望和期待的营收点。

  但和许多专门从事 IP 开发的公司相比,《科幻世界》的步子迈得着实有点慢。

  《三体》在 2015 年前后冲破科幻圈子的突然走红,就曾掀起一阵疯狂的科幻 IP抢购热潮,被拉兹形容为是一个非常无序混乱的情况。在他看来,当时对科幻作品版权的抢购是不利于整个市场的:很多公司并不是真正准备去拍,而是那时候正好也在提万众创业,热钱特别多,签了作品之后,利用三体带来的科幻热来融资,做资本运作。市场非常混乱,很多作品也就很可惜地浪费掉了,很多公司就算今天《流浪地球》火了它也不会考虑投拍的,这是当时对版权的一个极大的浪费。

  这让《科幻世界》在版权的开发交易上更为审慎。一旦是《科幻世界》卖出去的版权,我们是不希望拍烂片的,就有人过来买,我们还要挑挑拣拣的,否则的话到时候砸的就是《科幻世界》的牌子。别人弄砸了,可以找理由说是不懂科幻,科幻世界不能这样做的。我们希望,从《科幻世界》出去的东西,至少不能被骂的太惨,不要犯一些低级错误。

  八光分文化影视总监西夏在四川省今年 2 月的一场科幻产业发展研讨会上称,以《科幻世界》杂志社为首的科幻文学出版阵地经过几十年的耕耘,积累了大量优质作品,如何在电影孵化阶段深度参与,在上游掌握主动权,是一件迫切并大有可为的事情。八光分文化是一家由《科幻世界》前副主编杨枫创办的幻想文化创业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图书出版、影视版权运营和项目孵化等。

  拉兹告诉极客公园,《科幻世界》未来除了售卖文学作品的影视化开发版权,确实也希望有机会尝试参与投拍科幻电影:在剧本策划的时候我们可以介入。对于科幻故事的理解,可能《科幻世界》还是有独到看法的。

  在 2 月接受《21 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拉兹还曾透露称《科幻世界》有一个类似漫威的创作计划:我们首先设立一个人物的世界观,然后再邀请不同的写作者,在这个世界观下不断写不同的科幻故事。但这仅仅是一个想法,要实现它还需要一步步的推进。但他又向极客公园坦言,漫威的模式跟国内的创作现状差异很大,漫威作家创作了之后,版权是归漫威的,到国内这套是吃不开的。但从整体上来说,我们的目标就是围绕着出版的优秀 IP 来做相关的孵化。

  版权开发之外,《科幻世界》对产业化发展还有更多的想象。

  早在 2011 年,四川省科协就提出了在成都建设中国科幻城的想法。2013 年 6 月,《科幻世界》杂志社还与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中国科幻文化产业园区项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但直到今年,科幻城的建设才被正式提上日程。根据成都官方的说法,该项目已选址成都空港新城,计划年内开工建设,总投资约 600 亿元人民币,规划面积约 9.9 平方公里,将包括科幻影视拍摄研发基地、科幻博物馆、科幻文创孵化园和科幻世界乐园等九大区域,已经被列为 2019 年成都市重点项目。

  拉兹告诉极客公园,虽然科幻城是由《科幻世界》所提出来的,但不管从体量上还是从人员储备方面来说,《科幻世界》都只适合于做一个发起方或内容策划方:我们在投资和运营方面是没有任何经验的。我们是希望能牵头把这个事情做起来,但最终真正还是需要各种社会资本来介入的,目前是分别跟两家央企在做主要的合作。

  不过拉兹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曾说,科幻城项目的打造,不光是《科幻世界》的转型升级,更是整个四川乃至中国科幻产业的升级:我们的目标是把科幻城做成既包含我们自己 IP 的科幻文旅项目,同时又有科幻产业园的功能,可以聚集相关产业,形成规模效应。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发展方向——科幻活动,是杂志社未来收益的一点,因为完全可以做成市场化的商业活动。拉兹说,中国科幻大会今年将再次回到《科幻世界》的大本营成都举办,同时杂志社还将策划举办亚洲科幻大会,并依托刚刚成立的四川省科幻协会筹备申办世界科幻大会。

  对于《科幻世界》的未来,拉兹充满憧憬:我们非常想搭建一个平台,你未来影视公司想找版权,可以找我们谈,作者想要出售版权,也可以通过我们来完成。另外像是动漫,我们也有很多的画手相关的资源。我们的科幻活动,其实从 17 年开始就做了一些创投会性质的内容,这方面未来肯定会加强。

  利用 40 年来所积累的资源与品牌口碑,成为科幻产业链上各个环节互通的媒合平台,这是《科幻世界》面向未来的火种计划。对于这家刚刚摆脱体制多年束缚的传统杂志社来说,新的一轮挑战才刚刚开始。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