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zm5vy"><rt id="zm5vy"></rt></kbd>
<label id="zm5vy"><track id="zm5vy"><menu id="zm5vy"></menu></track></label>
  • <rp id="zm5vy"></rp>

  • <dd id="zm5vy"></dd>

  • <tbody id="zm5vy"><track id="zm5vy"></track></tbody>
  • Snapchat一夜成名:很黄很暴力的性息应用

    2012年12月28日 07:41  创事记微博 作者:清辰  
    Snapchat陷入“涉黄”怪圈Snapchat陷入“涉黄”怪圈

      美国科技博客网站TechCrunch发表署名乔丹·克鲁克(Jordan Crook)的文章指出,一度默默无闻的照片分享服务Snapchat如今炙手可热,用户每天通过这项服务分享5000万张照片。然而,Snapchat自问世以来却被打上了“很黄很暴力”的标签,这也给其未来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性息应用

      照片分享服务Snapchat由两位斯坦福大学生创办,在2011 年9月上线,当时并未引起媒体的任何关注。但如今,用户每天通过Snapchat分享5000万张照片,被视为Instagram最强劲的竞争对手之一。实际上,为了应对这种威胁,Facebook上周五还推出了功能类似Snapchat的照片分享应用Poke

      Snapchat与Instagram的明显区别是:用户将照片分享到Snapchat后,可以设定照片的显示时间(如10秒),一旦倒计时截至,这张照片将消失得无影无踪。Snapchat宣布了许多重大消息,跨越了一个个里程碑,终于在上线9 个月后,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但令Snapchat创始人没料到的是,他们的服务竟然被打上了“性息应用”(sexting app)的标签。

      Snapchat联合创始人埃文·斯佩格尔(Evan Spiegel)说:“我们担心,如果性息应用的标签令用户感到不爽的话,Snapchat的增长将会放缓。不过事后想想,我们本不应该低估我们社区的忠诚度和创造性。我们的增长一直十分稳定。”

      事实也确实如此。用户目前通过Snapchat每天分享5000万张照片,分享照片总数已经突破10亿张。此外,业界盛传Snapchat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拟募集资金800万至1000万美元。正是由于Snapchat的威胁,Facebook推出了Poke应用。

      成功探因

      Snapchat一夜之间突然风靡整个科技行业,这让许多业内人士想搞清楚这家公司成功背后的原因。在科技记者、博客圈乃至整个媒体界看来,使用Snapchat只有一种解释:它是发送色情图片的利器。

      Snapchat在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上的原始截图是身穿比基尼的漂亮mm,上面写着“成人或暗示性主题”等提示。斯佩格尔说:“实话实说,我们的早期营销材料有点业余。那些照片都是我和朋友在沙滩上拍的,当初只是出于好玩儿,并不表示Snapchat应用就是这么用的。”

      无论斯佩格尔的初衷是什么,媒体逐渐给Snapchat打上了“很黄很暴力”的烙印,而且Snapchat的“性息趋势”还有大量证据可以证明。例如,Tumblr上面甚至有一家名为Snapchat Sluts的网站,专门记录一名男子痴迷性息的趣事。

      鉴于Snapchat的特点,这种争议也是可以理解的。媒体便是一代代痴迷于隐私的科技用户。在发生了安东尼·韦纳(Anthony Weiner,美国国会前议员)不雅照丑闻和一些女生的裸照在网上现身以后,他们的这种担心也是合情合理的。

      记者“性息圈”

      实际上,在文章中用到Snapchat和sexting(性息)两个词语的记者几乎全部是Snapchat的用户。同时,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发现Snapchat会在网上公开用户的个人资料,向用户显示三种分享次数最高的照片类型以及他们的Snapchat积分(在Snapchat平台上发送和接收的照片数量)。

      这些记者分为两种:一种是Snapchat的活跃用户;另一种是非活跃用户,他们下载了Snapchat应用,偶尔用几次以更好地了解它的功能,为接下来写稿搜集素材。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第一种主要是相互间聊天。

      例如,曾曝光Snapchat公开个人资料存在风险的BuzzFeed记者凯蒂·诺托博罗斯(Katie Notopolous)经常与科技网站Gawker的马克斯·雷德(Max Read)和Gizmodo记者萨姆·比德尔(Sam Biddle)通过Snapchat联系。而比德尔偶尔也会与Gizmodo长期雇员、Snapchat的非活跃用户乔尔·约翰逊(Joel Johnson)分享照片。

      有些人则是写过Snapchat的稿子,但极少使用他们的产品,如Gizmodo的亚德里安·考文特(Adrian Covert)、GigaOm的伊利扎·科恩(Eliza Kern)、CNET的杰森·帕克(Jason Parker)以及《纽约时报》的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

      我们由此可以得出两个结论。首先,那些每天早晨向读者献上新鲜科技资讯的记者们,也身处Snapchat的“性息圈”。其次,那些提出Snapchat是“性息加工厂”并不断宣扬这种论调的记者,根本不通过Snapchat发送“性息”。

      安全功能?

      斯佩格尔说:“社交媒体一般将监督视作模拟连通感受的机制。我们发现通过Snapchat实时分享某个瞬间,可以让用户觉得正在与朋友面对面交流,即便他们远在另一个大洲。”

      事实上,从未有证据证明用户使用Snapchat主要是为了获取性息,因为这项服务在收到照片后不久,会立即将照片从接收者手机和Snapchat的服务器上删除。同时,只有极少部分用户可能通过Snapchat传递性息。

      根据Snapchat的数据,在用户每天分享的5000万张照片中,80%是在白天发送,且峰值出现在上学时段。也就是说,他们更有可能利用Snapchat在考试中作弊,而非发送性息。

      很显然,斯佩格尔开发Snapchat的初衷绝对不是让人分享性息,要不就不会在收到裸体照片后瞬间销毁,而是让他们尽情欣赏。虽然有些人将“阅后即焚”看作是性息分享的一项安全功能,但这种看法根本站不住脚,毕竟这种业务模式不是长久之计,而企业终究还是要盈利的。

      本文编译自TechCrunch

      (清辰)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香港马会彩开奖-香港马会精淮一肖中特-香港马会开奖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