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zm5vy"><rt id="zm5vy"></rt></kbd>
<label id="zm5vy"><track id="zm5vy"><menu id="zm5vy"></menu></track></label>
  • <rp id="zm5vy"></rp>

  • <dd id="zm5vy"></dd>

  • <tbody id="zm5vy"><track id="zm5vy"></track></tbody>
  • 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王坚、李彦宏候选工程院院士 对互联网意味着什么?

    2019-05-03 19:40:1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罗超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罗超

      来源:罗超频道(ID:luochaotmt)

      两年评选一次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名单,引发了互联网行业前所未有的关注。

      4月30日,中国工程院公布2019年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名单。经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审定,最终确定的有效候选人共531位,其中来自企业的候选人有114位,同比两年前增加24位,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百度高级副总裁、AI技术平台体系(AIG)和基础技术体系(TG)总负责人王海峰、微众银行首席人工智能官杨强等具有IT技术背景的企业高管入选,微众银行大股东是腾讯,因此也可以认为,这一次BAT都没落下。

      中国互联网企业高层入选工程院院士名单,在行业历史上尚属首次,因此即便仅仅是在“候选”阶段,这份名单也成为行业热议话题。

      院士评选极为严格

      不论是中国科学院还是中国工程院,作为中国最具权威的学术身份,院士选拔均十分严格,最终院士名单确认还要有严格而漫长的流程。

      以中国工程院院士为例,有效候选人名单确认后,还将经历两轮评审,以及全院全体应投票院士匿名投票终选、主席团审议后,才能最终确认院士名单,整个评选过程将历时约一年,据媒体报道称,2019年中国工程院最终增选院士将不超过80人,这意味着经历三轮评选后,531名候选人入选率将低于15%。

      可见,不论是候选还是入选院士,都不容易。对于技术出身的人来说,成为院士,与华罗庚、苏步青、郭沫若、李四光、竺可桢、茅以升等同为院士的学术巨擘同列,是一种重要的社会肯定和国家荣誉,不过,院士的意义又不止于诺比尔奖这样的荣誉,它不只是“名声”,而是具有实际职责,院士将有机会以智囊形式给国家相关政策制定提供支撑,进而推动国家科学技术进步。

      中国工程院的文化精神理念是按照“服务决策、适度超前”的原则,以服务党和政府决策为宗旨,以工程科技战略咨询为主攻方向,统筹协调科技服务、学术引领、人才培养,坚持高起点推进、高水平建设,着力建设“创新引领、国家倚重、社会信任、国际知名”的高水平科技创新智库,以科学咨询支撑科学决策,以科学决策引领科学发展。

      当选为工程院院士就可以“智库智囊”的形式,给国家科学技术发展特别是工程科技发展出谋划策,给决策层提供参考,起到“出主意”的作用。不只是自己做研究出学术成果,而是给国家科学技术研究事业做出更多贡献,建立更加系统、持续和创新的科研机制,培养更多优秀技术人才,是许多技术人才的愿景,正是因为此,技术专家们对院士应该没有太多拒绝的理由。

      企业角色日益重要

      中国工程院主要任务是促进全国工程科学技术界的团结与合作,推动中国工程科学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加强工程科学技术队伍和优秀人才的建设与培养,为国民经济的持续发展服务。既然要促进全国工程科学技术界团结合作,就不能忽视企业的力量。

      在推动科学技术前进的路上,产学研一直是携手共进、互相协作的,学校和科研界负责学术理论、人才培养、基础研究,产业界负责理论与实践结合,让技术变为现实,正是因为此,每年都有来自交通、医院、企业等产业的人士成为院士。

      今年企业候选人数量创下记录,体现出工程院院士选拔对产业界特别是企业界在工程科学上的价值的重视。与中科院院士不同,工程院院士强调“工程科学技术”,而技术工程化离不开产业。

      一个重要背景是,国家对企业在基础科学研究中的价值正日益重视。

      从“芯片门”等事件可以看到基础科学技术对国家的重要性,甚至关系到国家安全。然而,此前我国基础科学研究主要有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负责,企业参与不足,2012年,我国企业研发投入在全社会研发投入中的比例占到75.7%,但企业研发投入几乎全部用于试验发展活动,用于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投入比例仅占3%,远远低于国际行业领军企业20%以上的投入水平。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缺乏市场敏锐度和产业转化能力,错过了不少机会,企业反而具备这样的能力,可以互补。

      正是因为此,我国正在大力支持基础科学研究的产学研融合,2015年科技部部长万钢就曾表示,“要支持基础研究,引导地方大幅度提高基础研究投入比重,鼓励企业加大基础研究投入。”企业投入基础研究得到了更多支持和鼓励,专利环境越来越完善,逐步向发达国家看齐。

      为何青睐互联网公司?

      在王坚、李彦宏、王海峰和杨强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前,已有IT产业大佬成为正式院士。

      2017年,世界首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就最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不过,他当选的身份跟微软和首富都没关系,而是“泰拉能源董事长和高级副总裁”,泰拉能源旨在协助解决世界能源问题,发展核能。

      算起来,王坚、李彦宏、王海峰和杨强这一波企业代表,是第一波“互联网企业界院士”,背后原因是,IT产业工程科学研究对企业环境的高度依赖性。

      事实上,早在2017年,BAT就开始参与多个国家级实验室的建立,阿里云参与了“工业大数据应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和“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百度牵头筹建“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作为共建单位参与“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和“类脑智能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建设;腾讯云成为“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共建单位。这一次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的互联网企业,基本也都属于BAT。

      这一次王坚、李彦宏、王海峰和杨强作为新兴IT企业的代表成为候选院士,同样体现出IT产业产学研高度结合的特性。

      王坚最新身份是阿里技术委员会主席,对阿里最大贡献莫过于一手促成了阿里云这一业务。

      2010年前后,在很多互联网企业都在徘徊是否要大力投入云计算时,马云决定对云计算进行不计成本的长期投入,王坚则从技术层面来落地马云的战略,王坚不是写代码的技术大牛,但却擅长综合技术管理和顶层架构设计,给阿里云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现在阿里云已连续两年成为亚太地区市场份额第一的云计算平台,2018年营收规模213.6亿元,4年间增长约20倍。作为一个“不只是一项技术的技术”,云计算是典型的“新兴交叉领域工程技术”,王坚作为“阿里云之父”,成为工程院院士候选人就不让人意外。

      百度今年有两人入选,李彦宏跟王坚一样,专业是“新兴交叉领域工程技术创新管理”,作为百度AI技术领军者的王海峰专业则是“人工智能”,这一专业的企业候选人还有两人:微众银行的杨强和微软中国的沈向洋。

      百度有两人入选的原因也很简单:AI技术工程化,百度是中国最具实力的企业。在人工智能这一领域,搜索具有天然优势,因为搜索需要让机器学习数据,需要海量自然语言处理,需要不断理解用户意图,这就是深度学习的逻辑,美国AI走在前面的是谷歌,中国最早布局AI、AI技术优势最强的是百度,这在业界也没有争议,百度AI专利超过2000也足以说明。

      李彦宏和王海峰在百度分工有所不同。李彦宏是工程师出身,1997年就取得了超链分析技术专利,这是第二代搜索引擎的底层核心技术。李彦宏在百度整体技术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和王坚相似:技术出身、理解技术,却又不用具体管理技术,做顶层架构设计者,做好新兴技术的交叉应用工程。李彦宏对于技术的热爱和专注有目共睹,即便是担任CEO、从事管理工作多年,业内仍然经常可见他的新专利,以2017年李彦宏申请的“对象识别技术与装置”专利为例,这一支持机器与人多轮交互互动的技术,现已被应用在百度明星产品小度智能音箱上。王海峰则是ACL50多年历史上唯一出任过主席(President)的华人,他在AI特别是NLP技术上的学术造诣是世界级的(不服可上网查一下ACL是什么),是技术大咖,跟杨强、沈向洋一样更具技术范和学术风,其以“人工智能”专业成为工程院院士候选人。

      互联网产业的利好

      国家工程院院士名单出现BAT的技术代表,体现出国家对互联网产业在技术科学研究中的价值的重视。互联网企业在科学技术研究创新上的话语权正越来越强,互联网行业的新兴技术发展特别是AI、云计算、自动驾驶汽车等,将获取更多的政策、人才和科研资源。

      中国互联网企业正在积极出海,成为中国创造出海的“排头兵”,产学研的结合,将帮助中国互联网企业在世界舞台的竞争中有更好的技术底子和更强的竞争力。

      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型升级的大环境下,基础科学的保障不可或缺,“中国制造2025”这一战略正是由中国工程院负责实施。中国制造升级成中国智造,IT技术特别是互联网技术不可或缺,不要忘了,中国互联网行业正在掀起“产业互联网”浪潮,即要用互联网技术去赋能传统产业,助力产业升级,实现供给侧改革,这样的理念与“中国制造2025”不谋而合。不论是产业互联网还是中国制造2025要实现,都离不开产学研结合。

      中国IT产业特别是互联网产业,在最近二十年快速发展。不论是从市场规模和增长、头部企业数量和体量、商业模式创新还是综合技术水平来看,中国互联网产业世界领先已是不争事实,事实上,这一次成为工程院候选院士的名单中,不论是阿里的云计算还是百度的AI,都是中国后来居上或者平分秋色的技术领域。

      但是,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领先只是局部的,甚至是暂时的,容不得沾沾自喜,我国在互联网技术特别是基础技术和新兴技术上距离一些国家有差距,正是因为此,产学研协作加强基础科学、科学工程的研究才是正事,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要有舍我其谁的气魄。

      当互联网企业技术代表可以成为工程院院士,也将更加积极、有效和系统地推动产学研融合,进而对国家科技创新作出越来越大的贡献。2019年工程院院士名单增加更多企业特别是来自新兴IT产业的互联网企业代表,虽然被一些人不理解,却体现出很强的前瞻性,我期待在年底的工程院院士名单中看到更多互联网企业的代表人士,来自哪一家并不重要。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香港马会彩开奖-香港马会精淮一肖中特-香港马会开奖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