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zm5vy"><rt id="zm5vy"></rt></kbd>
<label id="zm5vy"><track id="zm5vy"><menu id="zm5vy"></menu></track></label>
  • <rp id="zm5vy"></rp>

  • <dd id="zm5vy"></dd>

  • <tbody id="zm5vy"><track id="zm5vy"></track></tbody>
  • 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比赛博朋克还朋克的生物黑客

    2019-04-30 09:18:22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BAI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BAI资本

      来源:BAI资本(ID:BAI_VC)

      编者按:

      防弹饮食、高压氧仓、辅助性可穿戴装备?这些拓展人体机能的小玩意儿已经out了,比起叱咤一时的赛博朋克,如今的风流人物还要算生物黑客(Biohacker)。

      生物黑客的组成人员不仅有居于鄙视链顶端的硅谷大佬,还有形形色色的草根民众,他们以自己为实验体,在身体上植入各种稀奇古怪的装置,把自己改造成了传说中的“生化人”。他们相信,运用这种方式,人类可以突破自己的极限,实现与自然万物的互动。

      第022期BAI科全书准备完毕,上车走吧!

      We are all cyborgs now.

      - Donna Haraway, Professor of History of Consciousness Dept. UCSC  

      现在,我们都是生化人了。

      ——《生化人宣言》,唐娜 · 哈拉维,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意识史教授

      1984年,《终结者》上映,来自未来的大肌霸机器人T-800成为了一代影迷的梦魇。恐怖的机器人与生化人(Cyborg),作为一个遥远的科幻话题开始受到人们关注。

      1985年,加州圣克鲁兹分校意识史教授唐娜·哈拉维(Donna Haraway)在《社会主义评论》(Socialist Review)期刊上发表了一份振聋发聩的论文,声称在二十世纪晚期,人类即将步入一个由科技主导的全新社会。在这个即将到来的历史时期,每个人都不再是纯粹的生命体,而是一种被机械控制的生命,一种由科幻和社交实体组成的混合物。

    一代影迷的童年阴影T-800 | 《终结者》截图一代影迷的童年阴影T-800 | 《终结者》截图

      在哈拉维的论文《生化人宣言》(A Cyborg Manifesto)中,她断言“我们都是一种由机器与有机物交织定义而成的奇美拉,简而言之,我们都是生化人。”

      在尚未完全迈入电子信息时代的1980年代,寓言人类即将成为“生化人”的哈拉维教授不会想到,人类在此后的30余年,即将沿着这条“生化人”之路越走越远。

      进入二十一世纪,甚至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通过科技与医药的手段,用着精密或简陋的设备,对自身进行着骇人听闻的改造,试图将受限于生理机能的人体打造为仅在科幻世界中出现的无敌存在。

    当代生化人“生物黑客” | pinterest.com当代生化人“生物黑客” | pinterest.com

      这些乐于此道的硬核玩家,就是堪称当代生化人的“生物黑客”(Biohacker)。

      01

      科技养生的硅谷大神

      E时代的生物黑客无疑是注重养生的,但与东半球的养生爱好者不同,黑客们却并非各种中华神功的忠实拥趸,更多则是科学与技术的坚定信徒。他们坚信,唯有掌握领先世界的技术,才能实现彻底的养生。

      处于技术与财富金字塔顶尖的硅谷高级玩家,多年来就已有不少开始耗费巨资进行各种不明觉厉的黑科技养生手法。硅谷企业家,戴夫·阿斯普雷(Dave Asprey)就是这样一位热衷此道的传奇人物,从正念冥想、生酮饮食再到近年来的高压氧舱及高科技可穿戴设备,阿斯普雷一手制造了一个又一个风靡一时却又旋即烟消云散的硅谷潮流,堪称硅谷第一“生物黑客”。

    就是他!谜の企业家戴夫·阿斯普雷 | Men's Health.com就是他!谜の企业家戴夫·阿斯普雷 | Men's Health.com

      2004年,阿斯普雷前往西藏学习冥想。精疲力竭之际,戴夫喝下了一碗浓厚的酥油茶,这杯高热量饮品激发了他的想象力,此后不久,戴夫就研发出了一款号称可以延年益寿、激发脑力的“防弹咖啡”(Bulletproof Coffee),咖啡的配方也并不高深,只是在普通美式中加入了奶油、甘油酯和椰子油。阿斯普雷甚至还发展出了一套理论,撰写了一部名为《防弹饮食》(The Bulletproof Diet)养生宝典,宣称“高脂肪、中等蛋白和低碳水化合物”的饮食方法可以让人在精力充沛的同时实现减肥的功效。

    防弹咖啡:double butter double sugar | Men's Health.com防弹咖啡:double butter double sugar | Men's Health.com

      此后若干年,阿斯普雷在养生之路上越走越远,养生手段也逐渐从内用走向了外敷。他公开表示自己希望活到180岁,为了达成这一目标,45岁的阿斯普雷计划每6个月就向身体注射一次机体干细胞,每天吃掉100份营养增补品的他还会定时接受红外线照射,并把自己挂在高压氧仓中“补气”。

    戴夫·阿斯普雷使用高压氧仓“补气”| Men's Health.com戴夫·阿斯普雷使用高压氧仓“补气”| Men's Health.com

      另一位信仰科技养生的生物黑客要数在线支付工具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一个曾经广为传播的谣言声称,蒂尔为了实现长生不老,甚至会从年轻人的身体中获取新鲜血液。

    甭管换血的消息是真是假,反正《硅谷》的编剧老师算是信了 | 电视剧《硅谷》截图甭管换血的消息是真是假,反正《硅谷》的编剧老师算是信了 | 电视剧《硅谷》截图

      当然,蒂尔说了,这都是谣传!

    彼得·蒂尔:“我不是吸血鬼!” | thenextweb.com彼得·蒂尔:“我不是吸血鬼!” | thenextweb.com

      但“吸血鬼”彼得·蒂尔确实热衷于探寻各种延年益寿的方法,蒂尔曾和贝索斯一起投资了一家名为Unity的生物科技公司,公司宣称将在未来消除1/3的人类疾病。

      截止2017年,蒂尔已斥资700多万美元用于资助专门研究延长寿命的公益组织——玛土撒拉基金会(Methuselah Foundation)。蒂尔还和一家研究低温技术的公司Alcor签订了“人体冷冻计划”:当遇到不治之症时,该公司可以提供把身体冷冻起来的服务,等到有了治疗方案再解冻。

    据媒体报道,已有数百人选择死后运用遗体冷冻术(cryonics)将遗体冰封  | ABCNews.com据媒体报道,已有数百人选择死后运用遗体冷冻术(cryonics)将遗体冰封  | ABCNews.com

      使用“人体冷冻计划”,人们可以花费约8万美金在液态氮里保存自己的头,或者20万美金保存整个身体。

      全身冷冻,这想必是个高价但绝对有效的避暑良方。

      02

      自我植入才算硬核

      比起财大气粗的硅谷大神,还有一批更接地气的生物黑客致力于探索人体与机器的边界。这些游荡在世界各地的地下生物黑客往往有着朋克的造型,与硅谷大神消灭疾病,延长寿命的目的不同,这些黑客的机体改造目的也是朋克得要命:不为什么别的,就是要更酷!

      对于这些低配生物黑客来说,变强并非只是专属于富人的权利,而是一件可以自力更生靠DIY做到的事情。他们认为,自己的身体就像一个满是bug的程序,为了消灭这些bug,养生保健以及辅助性的体外可穿戴设备都无济于事,只有在物理上“黑”进自己的身体系统,才能根本解决这些难题。

      为了让自己不戴耳机就能听音乐,美国人李奇·里(Rich Lee)在自己耳朵里植入了一块微型磁铁,配合着特质的播放器,里只要靠近音乐发射器就可以自动听到音乐。为了成为万磁王一般的人物,里还在手指中植入了磁铁,用以感应来自天地万物的磁场。

    Lovetron9000,不一样的感觉 | GIZMODOLovetron9000,不一样的感觉 | GIZMODO

      里甚至在自己的下体植入了一个震动马达……这款名为Lovetron9000的情趣赋能装置,使得生化人里得以在战斗中一举变身半兽人……紧随其后的美国人帕特里克·鲍曼(Patrick Paumen)更是一口气在手臂中植入了14枚功能各异的芯片,据说鲍曼那双扎成蜂窝煤的手臂不必借助外力就可以轻松实现徒手吸磁铁,挥手解锁手机的异举。

      如果里和鲍曼来到中国入驻快手,相信也一定可以成为像耿哥一般耀眼的流量明星。

      在瑞典,为了免去出入公司掏卡开门的麻烦,一些人还在自己的手掌中植入了米粒大小的RFID芯片,从此进出门禁只需挥一挥手。除了门禁换锁需要剁手以外,在手掌中植入门禁信息的点子无疑为人们的生活带去了便利。

    你好!就握个手,手机咋解锁了?| independent.co.uk你好!就握个手,手机咋解锁了?| independent.co.uk

      当然,除了这些令人膈应的人体改造外,也有着一些令人温暖的生物黑客。患有色盲症的英国艺术家尼尔·哈比森(Neil Harbisson)就在自己的后脑植入了一根电子触手,成为天线宝宝的他虽然仍然没法看到颜色,但却可以从此听到各种颜色的“声音”,并用他独特的艺术为人们讲述。

    天线宝宝尼尔·哈比森 | www.ripley.com天线宝宝尼尔·哈比森 | www.ripley.com

      除了以物理植入的方式提升自身机能以外,还有一些生物黑客尝试使用改组基因的方式激发自己的潜能。2019年2月,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举行的生物黑客大会上,沉迷“基因疗法”的艾伦·特雷威克(Aaron Traywick)就上演了一出好戏:为了展现对DIY试剂的自信,他当众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在大腿上注射了一支纯手工、没有经过任何临床试验的疱疹治疗针剂。

    特雷威克当众脱裤打针,2个月后,特雷威克死于药物中毒 | eslforkids.net特雷威克当众脱裤打针,2个月后,特雷威克死于药物中毒 | eslforkids.net

      2个月后,特雷威克溺亡于华盛顿一家水疗中心,据调查,死因是因为服用了氯胺酮药物,因而出现了意识分离。事发现场漂浮着大大小小各种药罐,看来这位无畏的生物黑客大概率是在自己的狂热实验中翻车了的。

    服用私药死亡,将死者冰冻……如此熟悉的剧情,感觉蝙蝠侠里的毒藤女和急冻人就是照着真人真事改变的 | hdwallpaper.in服用私药死亡,将死者冰冻……如此熟悉的剧情,感觉蝙蝠侠里的毒藤女和急冻人就是照着真人真事改变的 | hdwallpaper.in

      特雷威克虽然死去,但坚信服用基因重组试剂可以突破生理局限的人却大有人在。难以预测,是否真的会有那么一天,人类会像转基因动物一样,实现某一性状或机能的无限制疯长。

    比利时蓝牛(Belgian Blue Bull)就是一种被修改了肌肉抑制基因的肉牛品种,在保守人士看来,硕大的蓝牛如同一个生化怪物 | fastnutri.com比利时蓝牛(Belgian Blue Bull)就是一种被修改了肌肉抑制基因的肉牛品种,在保守人士看来,硕大的蓝牛如同一个生化怪物 | fastnutri.com

      03

      云端存储续一条命

      在生物朋克的鄙视链中,还存在着包含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内的一批顶级王者,他们对高科技养生、黑科技强身等低级玩法不感兴趣,云端续命才是他们关注的终极奥义。

      2016年,马斯克其他8位顶尖科学家联合成立了一家创业公司Neuralink。公司的短期目标是治愈诸如阿尔茨海默症和帕金森综合征在内的严重脑部疾病,长期目标则是通过“与AI的融合”来增强大脑机能。

    伊隆·马斯克和他支持的Neuralink | 极客视界伊隆·马斯克和他支持的Neuralink | 极客视界

      为了达成这些野望,马斯克甚至还提出了一个概念:脑机接口。想象一下,在脑袋上安装一根与机器连接的数据线,我们的信息输出效率势必将因此提升数倍,这一设想一旦实现,或许只需发送一段脑电波,我们就能轻松实现沟通与检索的目的了。

      在马斯克看来,“我们同机器的沟通效率还相当低下”,与沟通效率同样低下的,还有人类可怜的记忆力。因此,Neuralink还试图提供一种更加厉害的解决方案:把人类的大脑皮质连接到一个共生AI上,为人脑连接上一个拥有无限储存能力和处理能力的超级机器人。

      这意味着,思维从此将不再受限于信息的高速公路,而是几乎天马行空地拥有了无限的空间。正如被问及NeuraLink远景时,马斯克自己所说:“它将会为任何想要拥有超人认知能力的人赋能。”

    俄罗斯的永生人计划 | Youtube.com俄罗斯的永生人计划 | Youtube.com

      虽然目前,NeuraLink还并没有拿出上述设想的实质性成果,但它所提出的“大脑和AI连接”的概念倒是和2011年俄罗斯媒体大亨德米特里·伊茨科夫(Dmitry Itskov)所提出的“俄罗斯2045计划”(又称“永生人”计划)不谋而合。

      按此计划,科学家首先是要研发一个由人类大脑控制的机器人,然后再在人去世后,将大脑移植到机器人身上,从而延续大脑主人的生命;紧接着,再将人类大脑里的内容上传到一个人造大脑里;最终,再打造出一个全息影像版的“虚拟人”,新的虚拟人将具有死者全部的思维、意识和感情。

      凭借这种技术,人类的精神可以随着肉体的更替而不断传递,从而实现永生。

      无论生物黑客的野望最终是否会实现,我们都已离哈拉维教授所说的“生化人”越来越近。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接受网络节目《Joe Rogan Experience》访谈时,也曾表示,尽管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但我们都已经是电子人了。

    《爱,死亡和机器人》第一集中,主角战无不胜的原因恰恰是因为她已经不再是正常的人类,而是一具被机器怪兽控制的肉身,因而获得了不死之力 | Netflix《爱,死亡和机器人》第一集中,主角战无不胜的原因恰恰是因为她已经不再是正常的人类,而是一具被机器怪兽控制的肉身,因而获得了不死之力 | Netflix

      千百年来“长生不老”的美梦也许真的会在某一天依凭科技的手段实现,但人类会否由此得到喜悦却仍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在无数个科幻灾难片中,人类都在恐惧着拥有意识的机器人会统治世界,然而,在恐惧的同时,人类似乎却在用另一种方式接近这一场景:把自己逐渐变成“持有意识的机器人”。

      我们正在用智慧和技术突破自己,虽然对技术的迷信和否定都不可取,但对未经审视的技术应用保持警惕,或许也是一种难能可贵的人性光辉吧。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香港马会彩开奖-香港马会精淮一肖中特-香港马会开奖挂牌